如不了果,遂不了愿。

傻子

在江南有个小镇,小镇里有个傻子,因为总是爱哭,家里的大人则叫他,不哭。

为什么是个傻子?因为不哭总是在一件事上很执拗,就像他爱上了一个姑娘,而这个姑娘却爱上了别人,不哭却依旧死心塌地,心存侥幸,觉得那个姑娘只是一时的鬼迷心窍,只要他等,姑娘总会回头的。那个时候,姑娘肯定会爱上他的。

可事情并不像不哭想的那样,姑娘和自己爱的人生活的很好,不哭只是她世界里的一个过客,而不哭却把姑娘当成了整个世界。自己心心念念建立起来的世界,一下子崩塌了,不哭就真的不哭了,他不知道怎么流下眼泪来,只能让那份不甘心,不舍得,转化成空气供养着自己。

  从此,不哭经常出现在和那个姑娘相遇的街口,像是安慰自己一样,安慰自己一切还是停在当初的。对于人们说他傻,他并不觉得自己傻,只是还没有看透这些。或许是这样吧,把自己囚禁在过去,执着于一件徒有其表的事情,旁人看来就是傻。

不哭在那个街口没再碰到姑娘,却碰到一只受伤的野猫。蜷缩在角落里,舔着自己的伤口,用着满是冷漠的眼神看着过往的路人。不哭一瞬间觉得自己和它很像,自己把心门关上了,拒绝着也不奢求谁走进来。

不哭走了过去,试图摸摸它。野猫没有拒绝不哭,顺从着不哭。

后来不哭和野猫成了好朋友,总坐在路边的椅子上和它说话,说着以往,说着那位姑娘。

“喵,我想忘记她了.......”

“喵,你说我可以放下她嘛......”

“喵,我真的是个傻子嘛......”

······

猫当然不知道不哭说的是些什么,但不哭自己慢慢明白,有些事说出来之后就会觉得其实也没有难忘记,有些人其实也没有那么刻骨铭心。

时间依旧在流逝,风依旧在吹,而人却在长大。

不哭渐渐变得不傻了,他努力的开心着,努力让身边的人也开心着。或许在那只猫的面前他很真实,又或许不真实,只要不哭自己觉得舒服,那种样子便是最好的。

在匆匆的凡尘里,我们会遇到很多人,有些人注定是路人,是烟火,绚烂了你的一时便不在了。失去,当然会让我们难过,但一味地陷在失去里,我们会成为傻子,一个被嘲笑的傻子,一个没办法被救赎的傻子。

猫没有人的七情六欲,所以高冷所以无所谓。而我们都是有着感情的凡胎,无法看破红尘看破得失,这又有何妨?失去,得到,离别,相遇。不正是因为这些我们才会变得精彩,变得有趣。遇到黑暗了,

不要害怕,乖,向前走,总会有光明的......


评论
热度(5)

© 琉璃珠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