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不了果,遂不了愿。

说不出口的爱恋2.0

  “帅哥,我请你喝一杯?”
     离衣抬起沉重的头,看向声音的来向。一个娇媚的女人在那站着。女人?!不对,声音是男人啊?离衣摇了摇头,视线清晰了一些,仔细地打量着眼前的人。紫色的碎发,狐狸眼,细长的眉毛,一身皮夹克。
    

    “帅哥,看好了嘛?可以喝一杯嘛?”狐狸男说着,自顾地坐在了离衣的旁边。离衣没说一句话,也就默许了他。
    两个人在吧台上一言不发,只是喝酒。他一杯,离衣一杯。
   

      离衣不知道喝了多少,也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。再次睁开眼的时候,就在家里了。打开手机,看到了几个离洛的未接来电。离衣很想打过去,可还是克制了自己。人家可是有未婚妻的人了,还去招惹干嘛?!
    


     不打扰是我给你最后的温柔。
   


     手机放下,走出了房间。离衣和家里人说了要出去住一段时间。想着回避离洛,让自己忘却。或许忘不了,但就算忘不了也可以让自己好过点。
    从离开家的那天,离衣每晚都要去那家旧时光酒吧。每个晚上都会遇到那个狐狸男。一起喝了几次酒。两个人便熟络了起来。狐狸男,叫林淼。也是个gay。离衣知道的就这些了。
    离家的那个周五,也就是离衣生日之后的那个星期。离洛给离衣打了电话,希望他可以参加自己的订婚宴。离衣犹豫不决,心上就跟扎着无数根刺一般。离衣想起了林淼,就打了过去,问问他自己该怎么做。林淼接到电话,便赶到离衣住的地方。
   “去,干嘛不去!!赶紧换衣服,走啊!”
   “林淼,可是我……”
   “可是什么啊?!快点换衣服,我和你一起去。”
   “和我一起?!”
   “嗯,不然你敢一个人去嘛?”
    离衣没再说话了。林淼虽然看起来小小的,可就是给人一股安心感。或者说,给离衣一股安心感。
    离衣穿着离洛最爱的那件棕色大衣,休闲裤,条纹的围巾。而林淼依旧夹克风。
    两个人坐着林淼的吉普车开到了酒店。离衣畏畏缩缩地,不敢进去。林淼握住离衣的手,贴在他的耳边说,“别怕,有我在。”林淼牵着他走了进去。
    “离衣,你终于来了。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?”
    “嗯,你的订婚宴我能不来吗?”
    “哈哈哈,,是啊。你要是不来我可是会杀到你家,把你绑过来的。额,这位是?”
     离洛转眼看着林淼,林淼只是淡淡地回望了他一眼。
    “我朋友。想要一起来凑凑热闹。”离衣用胳膊碰了碰林淼,示意让他打个招呼。林淼也就淡淡地打了个招呼,“你好,订婚快乐。”
     离洛也么在乎太多,毕竟他有太多事情要去在乎了。比如说订婚宴,比如说新娘。他也没有在乎到离衣穿着那件他最爱的棕色大衣,或者说是他曾经最爱的。
    “离衣,你好好招待你朋友啊,我先去忙了,等会来找你。”
    “嗯。”
     离洛转身走了。离衣觉得自己一辈子只能是拥有他背影的份。
     订婚宴很快就开始了,离衣坐在离主持台挺远的角落里。而林淼从离洛离开后就不知道去哪里了。离衣静静地看着主持台那个发光的男人。自己暗恋十年的男人。现在成为了别人的未婚夫。即将跟一个女人迈进婚姻的殿堂,即将宠爱一个女人一辈子,即将只属于一个女人。而自己的感情只能埋在心里,埋在回忆里。让它腐烂,让它灰飞烟灭。
    台上的离洛此时眼里也只有眼前的自己美艳如花的未婚妻。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角落里那个男人的眼泪早已决堤了。
    离衣嫉妒墨宁,嫉妒她可以拥有离洛,嫉妒她可以和离洛结婚,嫉妒她可以和离洛牵手,拥抱,亲吻。自己嫉妒她的一切。自己只有旁观,只有路人的身份。
    离洛的幸福里没有离衣。
    窗外下起了雪。似乎想要把离衣的悲伤冻结住。如果悲伤被冻结了,那么心痛的感觉是不是就轻了点?
    离衣又开始灌自己。端起红酒,往嘴边送去。红酒不过瘾,又去喝白酒。后来,离衣也不管什么酒了,拿起酒瓶就喝。
    等林淼发现的时候,离衣早已醉的没人样了。扶他起来,推开林淼说不要,又嘟嘟囔囔不知道说些什么。林淼又一次扶他的时候,他说自己能站起来。扶着桌子,刚要站起来就蹲了下去。林淼急忙伸手去扶,“我们回去吧。不喝了。”
    “洗手间,快,难受。”离衣扯掉围巾,林淼扶着他去了洗手间。刚到洗手间,离衣就吐了。吐完之后,就喊着不舒服。
    “喝那么多,鬼都会不舒服。你他妈,就不能少喝点啊?!就知道折磨自己!你个傻逼!”一边骂着离衣,一边抱着离衣向着停车场走去。
       离衣搂着林淼,伤心地喊着离洛,眼角的泪水就没有停止过。林淼看着怀里的离衣,好不心疼。 

        喃喃地对着离衣说,“你,可以回头看看我嘛?我一直都在啊。为什么眼里就只有他呢?我也爱着你啊,从第一眼在酒吧看到你就爱上了。我从来都不相信一见钟情,可你却改变了我,但你的眼里却没有我……”说着,林淼的声音开始颤抖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他多希望从酒店到停车场的这段路可以变的再长点,长到可以让他和离衣走到白头。


评论
热度(1)

© 琉璃珠 | Powered by LOFTER